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风病康复村的守望者

湛江志愿者活动的分享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为了方便志愿者活动分享彼此对活动的感受而创立的博客,同时起到一点宣传作用,目前博主编辑是猪红。欢迎留言对本博提出你的宝贵意见,志愿者行动有你更精彩!

网易考拉推荐

记石岗嶂2012寒假营——By CJ  

2012-05-15 09:16:29|  分类: 营员感想—海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师妹抱怨说,还有人没交感想,搞得她还拿不到留言本。作为二师兄,相当惭愧。感想还没写完,只有这份80%的残稿。大概想,就这样吧!

  

    我和我妹说,如果我在广州地区参营,是不是也可以像你们那样,(想找人玩的时候就可以在广州)到处找人玩。我妹说,如果你在广州地区参营,就没有“如果”了。

 

   所以我说,“来广州吧”。

 

   老人和村子总在那里,每一期营召集那么一些人,人聚人散。如果突然在某个地方,看到陌生或熟悉风景,谁会想起谁,什么时候,在哪里,做过什么。

 

  angle of 表妹说,昨天是交感想的最后限期了。我真的觉得很难写啊!参过这么多期营,都没有写过真正的感想。认真的说来,大概是创作这种东西还是太为难我了,或者是因为还没吃饱,或者是因为本来就不擅长干这种事情。而且我又不是张爱玲那种自认为什么东西都可以表达出来的人,要真切地写营里营外的东西,真的有点为难。或者其实我是在等一种感觉,一种很想写很想写,思绪漫天的状态。但是好像等不来,所以昨晚写到好晚!(其实昨晚好困。。。)今天应该就写完了?

 

 

(一)我看在石岗嶂转过的日月星辰

      

       每天七点起床,为了多睡那么一会,我都懒得去行李房多穿一条裤子,穿着薄薄的校服裤和拖鞋,就和大家跑步去走遍每个村民家,看他们煮早饭,和他们道早安。大雾潮湿的天气,几乎每天去AB区都是踩着满地的露水,沾湿了脚趾。刚出被窝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冷,跑完整条村子后,脚就暖了。

    

    增新伯伯住在H排,但他的鸡养在K排,所以每天两顿都要走来走去。增新伯看不清电视屏幕的字了,但可以听到声音,等天一黑,他就回去睡觉。

 

       下午三四点,是村民煮第二顿也是每天最后一顿饭的时候,如果去家访,就有可能蹭到吃的东西。我蹭了郑恩伯伯的三个鸡蛋和钟水生伯伯的许多鸡肉。      

 

       晚上,在E排的罗婆婆门口(应该是罗婆婆门口吧!),三四个婆婆会围坐在一个装满碳的大盘子边讲话。大概在同一时间,不定数的营员应约到钟水生伯伯家喝酒。

 

       每晚开完会,麦伯和虾叔都在电视房摆好了饼干花生,倒好了红茶等我们,一部分人会去;一部分人会拿凳子在完全不避风的厨房灶前煲水,一边取暖,一遍谈话;一部分人会搬来长椅子,围坐在两张吃饭用的桌子上,盖着被子,玩游戏,聊天。

 

         我们是村里最晚睡的。有时有的营员还没睡,村民就已经起床了。

 

         半夜起身,走出休息室,很冷,一眼就会看到挂在林李伯屋边上的路灯,左右还有C排和H排的灯,大雾会模糊了灯光。回来就会看到二十多个人分成两排一条一条地睡在屋子里,分不清谁是谁。

      

       

 

(二)我们在石岗嶂画画

 

        一天早上吃完早饭,我就上去找吕伯。吕伯正在吃早饭,我只记得他在吃番薯。吕伯的厨房是依在废弃的旧大屋的一面墙上修起来的,其余三面墙都没有砌到顶(大概。。。)。那天,阳光透过最高的榕树,再透过矮一点的树,漏进吕伯的厨房,照在吕伯蓝色的棉布外衣上,吕伯戴了一顶一样材质的蓝色帽子,我坐在厨房里,坐在吕伯身后,看着他吃早餐。

 

       一天中午,我们修完垃圾池回来,吃完午饭,我本来很困,不记得为什么没去睡,走到C排,那里刚好有张椅子(大概是黄伯的)。就坐了下来。那天天气转晴,黄伯在修他的鸡笼,一边和彭伯争论现在该种什么东西;在石凳上,恩恩和树海伯在用写字的方式交谈;在空地的石堆上,船正和灵玲和灵凤两姐妹在玩;奶瓶刚从洗澡房出来,刚好拐过到休息室的转角;在更远的地方,H排的黄皮树下,村民们在围着打牌,两三个营员站着看。

 

 

(三)我们在石岗嶂谈话

  

娼告诉我们,有一次伯伯在专门等他来的时候买鸡请他吃。公公婆婆生活费那么少,平时肯定吃得不好,很多老人大多数时候只吃青菜,或者加鸡蛋。于是我想起了我那天在钟伯家吃的鸡。娼还说,林李伯打算去买米回来给我们,他生气地(忘了真的生气还是假的)说,如果林李伯真的去买,他就会生气!林李伯听了,说,你这么凶,我不买了。

 

汤猪说,他比较内向,在尽力融入大家。汤猪说,李丰元伯伯很像他过世的爷爷,所以他每天都会去找他聊天。

 

呃……大家讲过的许多话,我都忘记了……

 

在去家访的路上,在家访回来的路上,每晚在在煲水的炉子前和吃饭的桌子旁,大家又进行着怎么的谈话呢?

 

 

(四)国王与天使

 

    大概是开营第二天,我想到参营的机会不多了,就嫌做隐藏的天使太麻烦,服务国王还要避免做得明显。于是我整天围着我的两个国王,小蓝和雪碧,说我就是她们的天使。虽然这样,但是我这个天使还是不够尽责,真的没好好为两个国王做事。雪碧在揭晓的时候说,如果要猜一个的话就猜我。小蓝说,直到我帮她处理伤口她才认为我是她天使。哭瞎了ToT

   

其实我真的没做好啊!整天顾着自己去家访,洗澡,睡觉,没有主动陪我的国王聊天或干其他事情。最勤快的只能算是吃饭的时候,因为啊,大家都知道我最看重吃饭了!而且我是ab君,于是也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好好地喂饱喂好我国王,所以那个时候我总是很勤快地夹菜的。

 

亲爱的雪碧国王和小蓝国王,原谅你们自私的天使吧……

 

没天分做天使的我也没天分做国王(这是怎么搞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我的天使是谁,唯独我不知道(粉淡)……我的两个天使,表妹和船,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我要吃虾米粥”,结果就4点起床煲虾米粥给我吃(我天使在石岗嶂煲虾米粥给我喝,我会到处说吗?)!那天吃早饭的时候,看到一大锅虾米粥,我真的傻掉了。但是由于是很笨的国王,所以只能空对虾米粥做欲哭状。在揭晓的那天下午,我因为搞不懂谁是我天使,所以还拿着小册子一个一个排除,排除完后,我就问船,船,你是不是我天使,船说,不是!我问表妹,表妹,你是不是我天使,表妹说,不是!(坑爹了……)

 

终于在最后的时刻,小凳子还是给了师兄强大的提示,我知道了船是我天使,然后把表妹猜了出来。船在入夜之后(大概),还在一边很着急地提示她是我天使,我就让她干着急,哈哈哈!

 

其实船给我鸡蛋,苹果,帮我盖被子,还实现我好多愿望,和我陪灵玲玩,夹菜给我,煲水给我洗澡……表妹做得比较不明显,但是总是被我发现她的视线落在我身上,帮我夹菜,不让奶奶欺负我,和我一起咬甘蔗……

 

当然少不了我的伪天使,小菊。虽然小菊说她自己是大众天使,但是我还是觉得她对我很好。给村民们带红绳的的那天晚上,我们几个人坐在长杉木凳上,我突然讲,没烧过自己的头发,好想闻闻是什么味道啊!剪下来烧着试试看。小菊就坐在我旁边,说,你的头发那么短,剪我的吧!当然,头发是剪了烧了的,但是我不会用我天使的头发。

 

很感谢我的真天使和伪天使在这期营对我做的一切。

 

   我还有三个村民国王,黄存安伯伯,陈增新伯伯和郑恩伯伯。

 

   黄伯是村里的会计,虽然驼背,但是精力旺盛。有一次去他家,他的裤脚卷了起来,我发现他的小腿好长,大概年轻的黄伯是非常高大的吧。黄伯在我们参营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溜到我们的行李房和厨房看我们的东西够不够,看到我们缺什么通常就要买给我们。每期营,大概他都要代村子送两次鸡给我们,每次三只。有一天我还碰到黄伯给J排不方便的婆婆送猪肉,只是婆婆没有要。黄伯平时挺严肃,其实很喜欢别人夸他。他有几天穿一件新的毛外套,我一见到就夸好看,他就会很害羞地笑。

 

    增新伯沉默寡言,我陪他喂鸡,陪他看电视,陪他在门口呆坐,才让他对我熟悉点,和我说一些话。增新伯的心肠好,吕伯的柴就是他帮忙弄的。年轻的时候他一定帮过很多人吧。

 

 

 

(五)CJ石岗嶂的大冒险

      

    到石岗嶂这么多次,都是在pt组的计划里活动,也顾着老人,没怎么自己去玩。我想有些时候,把这里当成自己的村子,随便逛一逛。

 

那天和小蓝去完蓝英婆婆那里,我们就跑去村子东面的菜地上去了。我们从K排出发,出了种黄皮树的地方,就会看到村民的田,向着南面的大池塘,由高变低。一眼看去,村子的田大多还没种上东西。但是我们很快到了在鱼塘边的一块种满胡萝卜、包菜和葱的洼地。我们本想沿着鱼塘边走过去,但是不通,只好绕回到高地上过去。下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村民们在不远的地方种地。我们先走到一口井边研究,发现井好深(小朋友不要去玩)。接着我们就踩着细细的田垄来到林汉伯伯、林权伯伯和欧阳婆婆翻地的地方。地方是林汉伯的,林权伯和欧阳婆婆来帮忙,自然也算有份的。林汉伯说,他们准备种番豆,三垄田可以种出一百来斤。小蓝和两个林伯讲雷州话,聊得好开心。我只能拿着锄头拼命翻。等我翻了一垄的时候,所有地都翻好了。接下来貌似是技术活,而且我也要回去煮饭,所以要告辞。林汉伯说,上面有菜,去摘。我们说不用。但是由于干了活,还是推脱不掉,但是我们不知道“上面”是哪里。林汉伯看不过眼,终于是亲自带我们去。原来就是鱼塘边的洼地!最后,我就一手拎着一个包菜回去了(那天有菜吃,都要感谢我啊!)!

 

现在想起来,我就想起了夏天的时候,其荣和郑妹带poupou、我妹和我一起去偷芒果的事情。

 

(六)住在山嶂下的人们

 

这次回到村子第一次见到钟伯,他还是记得我的名字。

 

吕伯忘记我名字了,但是记得我姓陈。他还叫人带糖果和苹果给我吃。

 

欧阳婆婆煮饭煮的很好看,她那天煮了煎了两个荷包蛋,加上两根蒜苗煮了汤,,叫我吃,但是我不好意思,现在觉得非常后悔。

 

C区的黄伯在在D区一边拌东西给鸡吃,一边和我说话,我没地方坐,搬了块砖头来垫,还摔了一跤。惠英婆婆拿了张椅子给我。

 

去帮袁伯做象征性的打扫,袁伯给我们一组人每人一个橙子,亏了。然后他一边洗衣服,我一边掰橙子给他吃,他很是抗拒的样子,只吃了两三块。

 

林李伯好像每次有学生走近他,就会微微地举起手来,觉察到之后,我每次都会一边和他说话,一边握着他的手。其实很多公公婆婆也有这样的反射动作。

 

很多人厨房和钟伯聊天,旁边的林权伯伯就守在他灶头前,时不时答一句话。我搞不懂,问他在干嘛,他说在煲水,我看他根本没加柴。才明白他在等我们离开然后洗澡(大概),因为他洗澡的地方就在厨房前打起来的,基本上相当于露天。

 

(八)我是谁

 

其实还有好多事情还没讲,还是留给后面的人讲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