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风病康复村的守望者

湛江志愿者活动的分享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为了方便志愿者活动分享彼此对活动的感受而创立的博客,同时起到一点宣传作用,目前博主编辑是猪红。欢迎留言对本博提出你的宝贵意见,志愿者行动有你更精彩!

网易考拉推荐

一生的爱-09年寒假营石岗嶂感想by大星星  

2009-04-07 22:40:00|  分类: 营员感想—海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石岗嶂。

已经没有更高级的动词,能表达我对石岗嶂的感情了。尽管我常滥用“爱”字,但是,我对石岗嶂,真的只有一个深情的、简单又复杂的“爱”了。

如果说,暑假camp时,我所说的“我爱石岗嶂”多少是个人感情无序的宣泄,那么,现在我对他的爱是既具体了又抽象了。具体了,是因为我跟村里老人、小孩、营员,还有村庄的一草一木,感情更深了,有了丰富的相互激发;抽象了,是因为经过camp和石岗嶂的洗礼,我的爱升华了,到了另一个层面。

很同意大雄暑假感想中的一句:“最难忘的恰是老营员们对这个村子的留恋和深情,因为他们的无私,我们得以相聚并将这份爱传递。”说真的,正是因为看了听了老营员们的可敬事迹,我才深受感动,投入了工作营这个大怀抱。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做着普通的义工工作,然而即使是普通人,也是可以不断提升自己的人格和道德,朝高尚的人迈进。虽然不可能成为大英雄,却可以在某些方面堪称伟大。

 

一个camper,或者可以扩展到志愿者,刚跨入志愿工作行列,大约会认为自己能改变很多,充满激情。渐渐深入,才深感自身渺小,力量微薄,有心无力,于是矛盾而痛苦。现在想明白了,无论多么微小,都是值得做的。

总体来讲,我们camper能帮的人很少,在这些人中我们能帮他们做的事更少。但是,至少我们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光明的影子,让他们更快活。石岗嶂的几十个老人,这个世界的十亿分之一,多么微不足道,但每颗心都是无价的。这不能以数字与衡量。

出村前一晚,几个老人和我闲聊,他们都记得,暑假时我这个“何小姐”干活十分卖力。当时眼眶真的马上红了。原来他们是记得的……暑假时,根本不企求村民能注意到这点,我只是想干活而已。那一刻,我看到了我们行动的意义。村民们看着我们流下的汗水,听着我们拉家常,会赞许,会感动……这才是我们真正给予他们的东西,一种善良和奉献的依托。甚至,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绝望得要自杀,一旦想到记挂我的村民,就会马上打消这念头。(呵,这个想法居然让我感到欣慰,因为我真的把他们看作可依靠的亲人了!)

 

一直都觉得自己善良,有爱心,可是如果听到人家说奉献啦什么的,多少觉着虚伪。现在,进了工作营后,我真的认为,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做一个更高尚的人。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人的价值在于奉献。

非常高兴也是庆幸地认识了你们,一帮可爱能干的营员。我们拥有相似的价值观,我们一起干活一起癫,我们是真挚的朋友。因为来到工作营,一般没有功利的目标,只是寻求快乐,寻求助人的快乐、被需要的快乐、共同奋斗的快乐……在其他朋友面前,我只敢说,去工作营多有用啊,我这个土木工程有了实习机会。还好,在你们面前,我可以真实的说,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爱和欢乐!很简单,我要扔开TMD功利!

 

在夜晚的闲聊中,我又想起了营员特别是老营员的责任。去年第一次参加camp,把它想得很严肃很艰苦。谁知,原来camp真是好玩得不得了,口号是joy in action!之后就变得无比“奔放”。再经历了几次营,又有了新的看法。固然工作营是很开放的,玩得很癫的,很黄很暴力的,但我以为这些都不是工作营的目标。工作营的目标应该是爱,如同所有义工活动一样。工作营的精神,从爱出发,是快乐、沟通、尊重和平等。我经常跟协会里的小朋友讲,放开点啊;可是“放开”不是为所欲为,而是解去心灵的束缚,去尽情释放和接受爱。“Joy in action”的两个关键词,joy和action,和一年前的理解又不同了。反法西斯战士伏契克说:“为欢乐而生,为欢乐而战斗,为欢乐而死。”何其芳说:“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Joy”不是享乐主义,而是不断探寻和追求生命意义所带来的快乐;camp里生活那么苦,我们享受的是为他人服务的快乐。常听到人说,不去工作营怎么知道工作营的快乐?这是action的基础阶段,我们去尝试了。到了后来,action不仅仅是参加工作营那么简单了,还要主动思考,主动创造激情。刚进工作营时,我就很喜欢他那种“人人都可以成为中心”的氛围;然而,创造和谐快乐的氛围,是每一个人action的结晶。当我心情低落时,我千万不能听之任之,这不是放开,这是放任自流!如果自己不能解决,得及时请教其他营员!这是十一营的失败教训,也是寒假营的成功经验。

 

今天上毛邓三,听老师说起中大一个33岁英年早逝的老师,又联想起土光有个村民前几天过世了,眼泪马上出来了。心里堵得慌……生命太短暂了,太多意外了。曾经,想起麻风康复者的遭遇,很为他们难过,年纪轻轻入村,一辈子就这样了;同时也庆幸自己还年轻,前途无量。然而,现在,我在想,怎样才能使自己临死前,无悔于自己的一生?等我老的那天,真的会比村里的公公婆婆更感到幸福吗?

生命太多意外了,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即使能活到八九十岁,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死亡。而过程,每个人都不同。生命的宝贵不在于活着本身,而在于它创造的价值,以及创造价值的潜能。逝者已矣,他们提示我们,生者要更好地活下去,更有意义的活下去。

这也是公公婆婆提示我们的。作为最后一代麻风康复者,他们的遭遇不能不说是悲剧。但是,他们在漫长的可怕的日子里的坚忍,体现了生命的顽强。生命在肉体上是很脆弱的,想要强大只有通过精神的升华。我觉得村里的公公婆婆和我的奶奶外婆等长辈是差不多的,但这个“差不多”恰恰体现了他们坚守人格尊严的努力。

清远康复村的郭伯,是有名的经常谈学习和恋爱观的老人。有次他对我说:“我老了,但希望我的经验能教育你们年轻人。如果只是问问你是哪里人、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能帮助到你吗?”令我感触颇深。连风烛残年的老人都懂得,生命的意义在于创造价值,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作出更大贡献呢?

 

--------------------------------这是分隔线----------------------------------------

 

我对这次寒假营很满意!非常庆幸最后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跑来石岗嶂。用工作营的术语讲,就是最有feel的一次营!

借用振钿的一句话:“谁说老营员就没有第一次呢?”

第一次满足了奢侈食欲的工作营;(鸡鸭鱼肉、旺仔、香肠……)

第一次拉板,第一次把搬砖作为游戏惩罚,第一次有番薯招待的工程;

第一次做定向组委,好有乐趣,而且各组都好成功;

第一次什么leader都没做,纯玩的,反而有时间思考很多;

第一次拥有了金刚般的招牌动作;

第一次做香芋红豆馅的汤圆;

第一次放孔明灯;(真的是第一次)

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进村;(好怕路上被卖猪仔啊)

………第一次是没有穷尽的。

   

这次feel真的很好,有些营员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却有了很好的开始,像吖苏、葱头等等,即使以后没有机会再见,我的大脑里始终会给你们留出一片空间。更不必说那么多老营员,那16个本来已经很要好的朋友,感情又加深了。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个遗憾:有些营员,我和他第一次共营也许没感觉,慢慢的就有感觉了;有些呢,第一次就很有感觉,可是没有机会再见了;第三种呢,非常有感觉,而且坚信可以千里迢迢跑过来见面。于我来讲,第一种是振钿、龙少为代表,第二种嘛不敢说(怕说错话),第三种以金甲、丹维、珏琳、小静怡为代表。但是不管哪种,分离总是痛苦的,缘分总是不够用的。每次营都是宝贵而独一无二的,重要原因就在于每次都有不同的营员。铁打的营流水的兵,见到老营员我特别高兴,可是最终我们都是要分离的,新鲜的血液不断补充,才是根本。

 

我是正月十四才进营的,感受很好。首先,基本上把所有人都调动起来了;然后,一些项目,比如元宵、定向、晚会都成功;再次,工程的效率很高,出乎意料。

第一次工作营的时候,我和很多人一样,认为工作营的目的在于工程,只是埋头干活。及至慢慢感受,才明白JIA的“家”是最重要的,也即是,在营员之间、营员与村民之间建立家的感觉。所以,我一直在期待能有一次很有feel的营。经历了此次,我以后再没机会参加也不会太遗憾了。

元宵、定向、晚会的成功,其实多少有点出乎我意料,顺利到出乎意料。十一开营的时候,我的目标是弄一次很好玩的工作营。要“好玩”,得搞些在外面不能玩的项目。不知其他camper感觉怎样,十一我玩得不太开心。这次很开心。(当然,也是因为我不是PT,不用负责任)比如说,元宵节的灯笼、汤圆、烟花等等都按时完成,质量有保证。晚会的筹备时间很短,并没有如暑假那样建立筹委会。其实我一直主张取消统一的晚会,改为轮流到各区表演。因为老人们行动不便,要他们过来,还是老一套的“猥琐”节目,很对不起他们。还好,这次相当成功,特别是fation show和舞狮。老人们看到我们古怪的发型和衣服,都开心地笑了起来。晚会前,一位婆婆看到我把自己涂成花脸猫,呵呵大笑,我感到舒坦。又被老人表扬佛头演得好,更加欣慰。毕竟晚会该是以老人为主体的,我们营员之间自娱自乐平时就够了。我们的志愿者身份还是要take serious的。

作为土木工程和前work leader助手,我自然特别关心工程。第一天进来就是抹板,有大雄调控比例的混凝土真是perfect,我们几个熟练工做得又快又好。虽然有一半的人要去肾亏组,一天仍然可以做200多块板。超高的效率弥补了天气的劣势(凝固得慢,搬运时容易断裂)。肾亏组没什么熟手工,幸亏大部分肾亏女都富有激情,宁愿肾亏也不愿休息。尽管我已经老油条了许多(再也不愿比男人还男人),依然感受到开工的无限乐趣。本来以为,把一个营cut成两半做工,会降低齐心合力的感觉,还好,掌握得不错。也出现过一些问题,比如拌浆和外卖组缺乏人手,有人累得情绪低落。也就是说,工程强度多少有点超乎营员承受能力,至少是部分新营员承受能力。这个我们不能苛求,虽然我还是觉得应该超越极限地工作……

 

--------------------------------这也是分隔线-----------------------------------

 

最后两天,我出现了强烈的忧伤。从来没有爱石岗嶂爱得这么深,也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营员的分别。出村前,跑到“天鹅湖”去唱《大约在冬季》,四下观望,似要把一切印在脑海里。“你问我何时回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故乡啊故乡,归期何在?广州到廉江,毕竟有点遥远啊。村里的老人已经不能等了,我应该更多地去看他们,然而,然而……世事难料……

 

轻轻地我将离开你。

最后我将回到你身旁。

直到时间尽头。

 

再见,石岗嶂。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