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风病康复村的守望者

湛江志愿者活动的分享

 
 
 

日志

 
 
关于我

这是为了方便志愿者活动分享彼此对活动的感受而创立的博客,同时起到一点宣传作用,目前博主编辑是猪红。欢迎留言对本博提出你的宝贵意见,志愿者行动有你更精彩!

网易考拉推荐

Camp life-08年暑假徐闻尖岭小学营感想by小凌  

2009-04-10 08:52:13|  分类: 营员感想—海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这是最好的未来

  我们用爱筑造完美现在

  千万溪流汇聚成大海

  每朵浪花一样澎湃

  ……”

 

    小朋友们跟在三轮车的后面,唱着我们的营歌,说是要欢送我们。

   

    欢送,“欢”送……

 

    本来,我也想跟小朋友一起大声地唱,这一刻却唱不出来了。就这样离开了只有两栋简陋楼房和一个红泥满地操场的小学,就这样离开了一群快乐的小天使,就这样告别了宛如家人的营友。

 

    有点伤感,有点不舍,也有点遗憾。

 

    记得我第一眼见到尖岭小学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要逃的冲动——这里实在比接受范围内的“烂”要烂得多。一卸下包括个人物品、募捐物品和各种生活煮食用品在内的各式行李,那个巴士司机就迫不及待地走了,像是也被这里的简陋吓走了一样。

 

    接下来的七天,我们就要靠自己的能力跟天斗、跟地斗跟自己斗。那个叫天昏地暗、惊天泣鬼的……

咳``过火了……简单来说,其实只是跟烈日、红泥和自己的意志力搏斗。虽然这对于普通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我这种怕晒怕脏又软弱的人绝对是惊天大考验。

 

   工作营开始,首要任务是安顿生计。我都快要吓傻了——

 

   厕所除了没有水管,还满是蠕虫,根本不能使用;冲凉房是教师宿舍,关不紧的窗户让人好没安全感,里面臭臭的味道也让人不敢恭维;厨房设立在教学楼后面的露天走廊上,采用绝对原始的砖头架起炉灶;卧室是教室改装的,洗干净地板上的红泥还得铺上一地的席子才睡得了16个人;饭厅就在两栋楼房的中间,绝对是豪华的露天雅“桌”,虽然凳子暂时不提供,不过有现场大量蚊子的歌舞观赏,绝对超值。

 

    我在CAMP的第一个任务是洗席子,也就是我们睡觉用的垫子。在教学楼开启抽水泵的开关后,要穿越整个操场才能到达水龙头的所在地。还没来得及暗喜“水还是有的”,就发现那出来的根本不能算是水,更多混杂其中的应该是苔藓、铁锈和奇怪的黑色悬浮物。带着洗了还不如不洗的想法,我们洗完了席子晾起,并坚信,阳光是万能的清洁剂。

 

    于是,我们的水利工程很必要,也很迫切。第二天日落前,水塔安装终于完工,我们也终于放下对食水卫生的担忧。望着那些看起来很清的水,有一种谢天谢地的感觉。

 

    接下来几天,小学营教我一个真理——人类的生理极限总是存在的,故人类是不能没有厕所的。刚到工作营的前几天,最痛苦莫过于没有洗手间,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有人甚至创造了一天不上厕所的记录,实在吓人。好在第二天之后认识了好多小朋友,可以到村民家方便方便,解决燃眉之急。在水利建设延伸到厕所后,勇士钿妈和大厨排除一切障碍,漠视巨臭和各种不断蠕动的小生物,终于杀出个厕所供大家使用。只是英勇的钿妈同志再也不敢靠近这个终于能叫做厕所的地方。

 

    16个人、3个水桶、一个冲凉房。突然发现自己爱死高中“8人3冲凉房还有独立花洒”的日子。在这个闷热的低气压笼罩区,工程的工程、义教的义教。一天下来,个个都是一身的臭汗、一身的疲惫。没有热水也就算了,冲凉用的水还得从N远的水龙头一步一颠地提过去。没有流动水冲凉的感觉就是不干净,却也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站在水龙头边等待着冲凉房,身上披着些许银光。才发现,月亮其实真的会照亮黑夜。

 

    开营的第二天深夜,老天悄悄地下了场滂沱大雨,清早还没停雨。露天厨房的柴火全部被淋湿。我们这组伙头兵只能把炉灶筑到了教学楼的楼梯底,可柴火乍办呢?愁煞,愁煞。好在认识了住在附近的小朋友,二话不说把家里的柴捧了一大捆过来,才让我们在最后时刻煮好了鱼粥,让大家吃上早餐。

 

    说起当伙头兵,那可真是好玩又辛苦。四人一组,每天7:30、12:30、18:30准时提供三餐,保证营员体力;买菜要精打细算,保证16人一日三餐不能超过80元;洗碗要干净,保证全体饮食卫生;卧室、冲凉房要打扫,保证生活质量。军令如山,不得有误……分在第一组的我,跟精打细算只花72.6买一天菜的钿妈、煮菜好吃得不行的大厨、勤劳尽职又准时到极点的小米一组,真是幸运到不行。于是我的工作就是洗菜、切菜和洗碗、协助卫生,全程协助三未大侠施展绝世奇功。在没有洗碗布的极端情况下,小凌同志摘取树叶光荣地完成了洗碗的任务,为保证餐饮事业秩序作出了巨大贡献。

 

    有那么几天,晚餐要待全体的工作结束才开始,天色都已入夜。昏黄的灯光下,热汤、白饭和几个简单的小菜,大家都吃得很开心。还好,已经入夜;还好,灯光很暗;还好,今夜晴朗;还好,脖颈劳累。只一抬头,漫天星光便毫不保留地送落。脸上、身上、眼里、碗里都是星光。天鹅座、巨蟹座、仙后座、猎户座、大熊座、狮子座……偶尔还有飞机经过,为闪闪星空增加点生气。星光拌饭的滋味,我们独享。

 

    晚间,营员一天比一天活跃。心得体会交流后的饮酒聊天集团从刚开营时几位老营员发展到最后的团体出动。因为谨记姨妈对我胃病的警告,我多数只参加聊天和游戏,只在小瑜庆生的那天破戒。至于睡觉的位置,也是抽签规定的。偶抽了四晚睡旁边的位置,虽然比较凉爽,但蚊虫很多,红泥也很多,大大考验我的小结癖。早上起床,很想用一地番薯形容熟睡的伙伴们。大家都太累了。

 

    最惨莫过于每天晚上要受爱灯光的金龟子拍翼噪音的骚扰,担惊受怕之余还要思考工作营结束之后要怎么清理行李袋上的虫粪痕迹。我也不知道被什么毒虫所伤,脸上手上的皮肤被一道一道地灼伤,很痛。草地里也有好多会咬人的蚂蚁,晚上洗衣服的时候最容易中招。现在想起还是觉得后怕。

 

    我在工作营的主要工作是义教,感觉自己像当了一回幼儿园的舞蹈老师。小朋友学得很认真,都跟着我一起喊口令。虽然感觉上没有舞队的人那么好教,动作也是怎么教都不规范,但是那种认真的态度实实在在带动了我的热情。在汇演那天的上午,我一直忙着布置会场,没有时间帮小女孩们排练,她们居然自己在操场上有板有眼地练习,让我真的好感动。大家都说,我在三节课内帮小朋友拍好了一个舞蹈节目,很厉害。我只想说,那完全是小朋友的功劳。没有他们的认真,我下再多工夫也是徒劳。

 

    这里的孩子给我的感觉很淳朴、很好学。他们只是缺少跟外界接触的机会,缺少一种被外界关注的氛围。在课堂上,大部分的孩子都是精精神神、认认真真的。拿我的防震知识课来说,每个小朋友都听得目不转睛的,还主动跟我学习逼震的动作,丝毫不怠慢。在工作营的课程里,舞蹈、手工、书法、减灾知识对于他们都是新鲜的。有的小朋友告诉我,在这之前,他们根本没见过毛笔,更别说使用了。

 

    这就是贫困小学的孩子。他们会亲切地喊我“小凌姐姐”,会拉着我去他们家吃龙眼,会帮我扎小辫子,会把手工课的作品送给我,会时不时把本来不多的零食分我一半……他们对我的好是没有杂质的、不求回报的。他们会在我们做饭的时候跑来观看,偶尔还帮忙清理瓜瓤、生起做饭的柴火、提醒我们饭熟的时间、帮忙提洗澡用的水。我对他们说“谢谢”的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对我们这么好,我们还没说谢谢呢,你就不要客气了。”我再次感动。就这样。我当了一个星期的孩子王,一有空闲就被小朋友拉来拉去,要我陪他们玩耍。

 

    不过,这些孩子也有让人失望的时候。也许是成长环境的影响,他们中有一些特别倔强,很喜欢闯进我们本来禁止小朋友进入的生活区(其实就是我们睡觉的教室),而且教而不善。甚至有一个在台风夜来找我们玩,回不了家。工作营的物资一旦放在了他们能及的地方,他们就会不问自翻,布置教室的气球也会不问自取。在我们离开的那天,很多营员给小朋友分发纪念品。其中相当大部分的孩子居然为了多拿一两份礼物而不断撒谎,拿了说没有,骗取更多的想要的东西。我本来就是个不懂得拒绝的人。对小朋友的各种无理要求屈服过几次之后,很坚决地改用教育的态度。无奈几次下来,小朋友都觉得我是纸老虎,根本不把我当回事,让我觉得自己好失败。我不愿意相信这是小朋友们的本来面目。他们知识缺少引导,缺少几个告诉他们要怎么做的人。

 

    这里的孩子太需要教育,在他们的本质未变之前!下一期的小学营,大概要加入礼貌学习课了。

 

    除了负责义教,作为entertament leader,我的工作还包括搞好工作营的宣传工作,包括出海报、设计汇演板头、布置舞会场地、制作各种宣传品等等。这让我将几乎所有有可能的时间都在画呀画,才发现,自己还是能画出好些儿童画的,还是很有潜质当一名幼儿园老师的。完成的作品有三幅厕所的宣传画(提醒冲水的)、一个纸火炬(有“祥云图案”的哦~)、汇演版头(钉上去的时候有小朋友帮忙),还帮萍制作小朋友的表演头饰,对于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画画和手工天分的我来说,这些日子过得很有成就感。

 

    汇演因为台风的关系改在了第六天下午举行。当天上午,大家就以神人的速度分好工,有紧凑而条不紊地进行准备工作,忙得像条紧绷的弦。表演开始,小朋友和营员的节目虽然没有CCTV的高质量,却也能自娱自乐。最好玩的是营员的集体蟑螂舞,虽然有点猥琐,不过大家都跳得很开心。在学校学的伦巴舞也派上了用场,很不标准地献丑了一段,算是为汇演的节目豁出去了。在汇演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个感想演讲。作为主持人的我当然站在一边等过场。不经意目触汇演的版头,那一根根小朋友递来的大头钉、一条条小朋友帮忙传递和拉扶起来的丝带让人产生一种深深的不舍。最后一个节目是合唱营歌。空气中充斥着大、小朋友的齐唱,充斥着一种愈加强烈的离别意味,让人难以承受。

 

    汇演结束,我和小浣熊的第一感觉是——终于可以放松了。放松之后,更多的是一种失落感。匆匆几日,似乎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有用之物,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思想上的。虽然对于自己来说,工作营给了我某些方面上的改变和飞跃,却好象还没有让我为这里的小朋友做些足够的什么事情。

 

    回家了,重新洗了洗那些粘上了些许红色泥尘的还没干透的衣服。

 

    好象又作了一个梦,轻轻地回来,只带了点红尘。这个梦与舞台上光芒万丈的梦相差甚远。它带着陈旧的背景和刺眼的阳光。陈旧之上最耀眼的,是一张张快乐的脸。这些脸渐渐地渐渐地融合在了阳光中,白亮了我心海的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